Friday, October 24, 2008

英雄的呼喚



我購買書籍CD一向重裏尚外,也發現,一張用心製作的音樂專輯或書本,大多在封套設計上也有其獨到亦引申內涵精義的商品包裝。

那像人的衣裝,若裏外不對頭,就怎樣都怪。

可以想像這是塊多麼龐大的設計產業,如果每一本書都有他特殊的存在意義,不論大眾小眾主流非主流,在一方不到A4的平面,如果用心配合內容物,能做出多少有趣的設計呢?而若是一本好書不幸設計失敗,也讓人覺得在某部份白費了作家的苦心耕耘,像小說有個糟糕的結局。

我喜歡逛進書店,慢慢從架上找到那些具有個性外相的書本,取下拿在手上墊了斤兩,先從尺寸到材質,從顏色設計到裝訂,再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小心翼翼地翻,用手指感覺紙質,鼻嗅聞書氣,但終究能否併出火花的是內容,理性決定是要買下,還是放下。


在誠品還未開始CD試聽的服務之前,我也是這麼購買CD的。但兩者差在CD無法印證內容物虛實,
全以外表論定一切。這樣購物當然相當冒險,卻也因此訓練出一種特殊的能力 -- 由封面圖像來想像音樂。 (有時準有時不準,端看設計者用心否)

德國的CD店則是相當大方,要聽哪幾片儲成一堆給店員,店員馬上在你眼前把所有CD原廠封套拆得嗤嗤喳喳響,連你都感覺心疼了,但不用花錢就可以試聽怎麼說都還是有種先進遊樂園逛逛後再決定是否買票的划算。(樂)

逛多了有試聽服務的唱片行,漸漸對封面圖像不甚敏銳。這次回到台灣發現大部分的店家仍不開放CD試聽的服務,加上許多側標寫得千奇百怪誇大不實又少有考究,對經濟能力尚未獨立的我而言,難以下手。

所以只能買書。

閱讀的確是一種相當經濟的嗜好。如果你愛看書,你的生活必定能省下不少的經費 -- 一來耗去許多時間,減少外界娛樂的重度消費,二來台灣的書還真便宜!

賣新書的書店四處都有,但我更愛逛二手書店。我總帶著救贖眾書的心態走進二手書店,在每一個櫃上細查可能在某個角落,或者縫隙處,塞著哪本被原主人賤賣
拋棄的好書,找到後怎樣都要花個一兩百買下,就算自己不讀,看有朋友適合讀的,輾轉送去。

覺得自己像是個救書的英雄。

這次回去,台灣景氣低落到谷底,社會浮動空虛,人心終日惶惶無法平靜。不知是否書市也因此低迷?讓我在街上,甚至捷運站裡遇到好幾場書展拍賣,放眼望去全是大出版社剛出爐的新書呀!四本299,八本699還多送一本,竟然賣得比舊書還便宜!!

這怎麼行!!我的英雄病一下又發作了,顧不得身上經費還需要用在德國物資上,硬是抱了十幾本回家。

這裏頭多半是寄過來了,幾本送人了,但我寶貝的新書們需要漂流個五.六十天才會到。

恩....

不知他們現在漂到哪了?


5 comments:

cc said...

我也有一箱呼喚中的譜
不過我是野貓式的呼喚...
~喵~

OX said...

cc貓,
來我家吧!我也呼喚野貓來著~

Jeremy said...

踏進書店是場壯士斷捥的大冒險。
首先你會經過「你從未讀過但一直很想讀的書」、「你已經翻閱過並計算總有一天要買下它的書」、「你完全不知道但封面吸引你的書」,當然還有「你已經從別人借書中讀過但一直覺得自己應該擁有一本的書」,如果你躲過這些書的攻勢,穿過本區安然而退,接下來還有「許多人讀過,所以你也應該要讀的書」、「搜尋多年而未獲得的書」、「如果人生只有一次,就一定要讀過的書」,以及「覺得今年冬天應該會想讀的書」等等。

每每下定決心,穿過這些區域總忍不住回頭再看看這些書。不!你覺得應該是這些書在看著你。你,這位讀書,它們心中的解放英雄,至少你心中是願意這麼認為的。

而每一次,
每一次都是獨一無二的。

OX said...

Jeremy,

你說的是,我也感覺我的書們都跟我有著感應,不然不會當初看見他們他們看見我。

而被我帶回家的,又全都那麼地適合我。
下一次會在書店遇見誰呢?

グリー said...

グリーでメル友・恋人・セクフレが見つかる!目的に合った出あいが見つかる出会いコミュニティ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