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Music demo]Peace from November




這過去的十一月
悄然地無聲而逝雪開始下了,四周景象闇没,白晝日短,人的內心卻不大平靜。

連續幾個禮拜,音樂院兩位20初歲的年輕學弟相繼遭逢意外去世,兩個正值青春年華並擁有未來無限可能的漂亮少年,就這麼
瞬間地雙雙消失在人間,令人惋惜。十一月,這萬物漸趨凋零的月份,有股黑暗沉鬱的氣氛充塞在這城四處,更別說天上那總是日日積累密佈的烏雲。

同學之中有與他們是好友的,都參加了Trauerfeier(喪禮追悼會),眾人的強烈情緒從意外發生到最後的喪葬入土也漸歇地平息。會後學校
在從主門通往餐廳的走廊轉角處設立了一座追思兩人的佈告台,讓人好可以獻上任何的花水或者詩詞禱文,但這一落像似靈堂般的佈局,讓這原本即是古老連院大宅的音樂院在黑夜降臨後更添了些許的詭異。

記得人生第一次經歷死亡,是外婆去世。當時年紀小就得面臨如此噩耗,對我打擊非常。但人就是這麼走了,永遠不再回來。即使她是我那麼親愛的外婆,曾如此抱我疼我育我寵我的外婆。縱然萬分不捨,但生命總有終結,要走了就是得走。

人說生老病死本是自然常態,接受是吧?但人能真心
接受這樣的說法嗎?

環視身旁深切悲痛的人們,這樣程度的人性悲痛,都曾讓馬勒與
史麥塔納為此創作出淒美的樂章。(註1)

在自然之前,人類極為渺小,但人性精神中所能引發的能量,卻又是如此強大。人性並非自然,自然是就這樣來了,就這樣走了,在規律之中永恆地循環不息,並不在過程中附加過度的多餘。而人性能扭曲自然或被自然扭曲,但它並非是惡,它是能產生無形能量的來源,而能量的發生受自然界中不同的變因影響又有著各種不同的變化可能。我想那些精神錯亂或瘋狂之人,就是人在無法適切控制精神能量情況下的結果。若是換個說法,人類生物在物理上的存在是自然--生老病死是自然,生機需求也是自然--但人性精神卻是獨立於自然,並受自然不斷地衝擊。然則生老病死或者環境命運這種種被自然引動的波動轉折,正是考驗著人性在面對生命歷程中各種不同的衝擊變化時能如何地應變反應。

面臨生命中不得不接受的各項考題,人性如何能適切舒緩解答?這是人生之苦。

莊子說"天下莫大於秋毫之末,而大山為小;莫壽乎殤子,而彭祖為天。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意思是既然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所以壽夭無異,死生同狀;
因此他的妻子死了,惠子前來悼唁,他仍端坐一方敲盆歌唱。(註2)

但常人不比莊子,即使理性理解生死在天,茫茫人海之中,紅塵眾生仍是有著強烈易感的七情六慾。

亞洲社會觀念傾向認為個人的情緒反應為某種不理智甚至幼稚的行為,許多人寧可麻木無情,許多則選擇壓抑而不顯現。但人性的能量場一旦被引發,仍猶如記記沉鐘般直準地打入人的心底。個人則認為一個成熟的個體不該習於壓抑,而是學習如何將能量適切地抒發與表達。(註3)

立定在追思台前面對兩位亡者,讓我再度見證了生命本質的脆弱與易逝,而其親友們的悲痛惋惜,則是自然界給予人性的嚴酷考驗與衝擊。

願死生者皆得安息。


--
註1:馬勒:
悼念亡兒之歌」;史麥塔納:鋼琴三重奏G小調作品15

註2:「莊子妻死,惠子弔之,莊子則方箕距鼓盆而歌,惠子曰:『與人居,長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意甚乎!』莊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 我獨何能無慨然!察其始而本無生,非徒無生也而本無形,非徒無形也而本無氣。雜乎芒芴之間,變而有氣,氣變而有形,形變而有生,今又變而之死,是相與為春 秋冬夏四時行也。人且偃然寢於巨室,而我嗷嗷然隨而哭之,自以為不通乎命,故止也。』」--《莊子》至樂篇

註3:舉例而言,亞洲社會中對於
的表達,尤其羞怯迴避,不只是異性愛情,更指親情,友情..人類社會中的各種對向關係皆涵蓋之。


--
about Music..
音樂為即興之作,速度不算穩定,但無損心所嚮往的溫柔平靜。


8 comments:

jeremy said...

OX

物質自然裡的許多循環,我時常覺得像是一種舞蹈,只是它沉默了一些。

若以人類觀人,人本源於自然,
若以人性觀人,人本歸於精神。

自然本無聲。
我記得一位好友曾經這麼對我說過,
而人何其微小,只是母親土地上移動的一點,浮在時間洪流中的一葉,
幾浮,幾沉,隨流波伏,
也是一種舞的姿態。

幸運的是,每個人幾乎都有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一支舞,且無法再被複製。
曲終,我們來自於斯,我們終歸於斯,肉身附靠在土地上做為終結,精神向上綻放成為永恒,觀看「生命」,美與平靜。

jeremy

ps:謝謝妳的Peace from November,
希望它可以放在妳這裡久一點。

OX said...

Dear Jeremy,

這篇留言真美,可以獨立成一篇文章的~

沉默的生命之舞...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舞碼,不同路線的走位,但又相互交會,關聯。人很容易被自己的腳步阻擾,又可能被負責的路線矇蔽雙眼,因此誤解了生命與自我存在的意義。但若是能夠抽離其中由外觀之,或許就能看清這支舞真正的寬弘意涵。但渺小如沙礫般的我們,如何能看透一切?

這一切,也只有廣大無垠的自然能夠解答。

曲子為你放久一點~ :)

老頭 said...

Happy New Year

chanchan said...

我也曾那麼深刻地體驗死亡,去年,我出席了一個朋友的喪禮,正確點說,那是我年輕的朋友及她腹中胎兒的喪禮。我們悲慟不已的時候,就聽見她兩歲的女兒的笑聲......上帝給我們開玩笑嗎?

ox,突然好想聽馬勒,除了「悼念亡兒之歌」,可不可以再給我一點建議?(我是個門外漢)

OX said...

chanchan,

你的留言讓我痛了一下。

不知者無罪,人生這齣戲,兩歲孩子當然還不懂得演,也願世間人都能平靜跨越各式不得不承受的人間悲痛..

關於馬勒,他的大多作品編制龐大誇張,個人不甚愛。即便是古典音樂領域,品味講到後來仍要歸往主觀去,推薦過後,也建議你自行挑選。個人相當喜愛他的交響曲第一號"巨人",或者取材於李白與孟浩然六首唐詩改寫而成的"大地之歌",若愛宏大的氣氛可以聽第八號"千人"。

第一號交響曲可以找找庫柏力克Rafael kubelik與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Bavaria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合作的版本。:)

chanchan said...

抱歉ox,我的留言讓你痛...

謝謝你的建議,我最近想試聽一點古典的,但無從入手,就從馬勒開始吧...

OX said...

Dear chanchan,

入門古典建議不要先從交響曲,而是從一些小品音樂開始,若說小品如散文,交響曲就如一沉厚的長篇小說,沒有培養閱讀習慣的人自然感到無法負荷。

建議你聽聽蕭邦前奏曲集,巴哈郭德寶變奏曲,舒伯特歌曲集,舒曼兒時記趣,孟德爾頌無言歌之類的小品,或是最容易熟悉的何占豪、陳剛的梁祝小提琴協奏曲。裡頭也有些故事可以引發人感受交相呼應。

chanchan said...

謝謝ox, 我就開始尋找你建議的那些作品,希望我能入門...:)

P.S. 喜歡你這個背景音樂,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