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2, 2009

因為即將離去...



我想我很少寫有關於這個城市的事情,是由於距離太近的關係。

即便如此,在此長時間定居下的我,仍是不分晝夜天天天天收納了這城的百氣,那是陽光
空氣雨露文化,與人們混雜卻又和諧的種種氣。不知不覺中,體內的千萬細胞也逐一地被軟化溶解,並又再次重新排列組合。直到最後自己,也終於成為了她母體之內不可分割的一小部分了。

等到我突然醒悟到這裡,卻已是即將要離開的時候。或其實是因為將來的離別才醒悟了的?關於這點我已無法說明。

這光就這樣灑落下來,
在這一旁座落著聖。雅克比(St. Jakobi)教堂,通往Koberg廣場的側邊路口處,像似在下著微雨含有濃厚溼度的午后空氣裡驟然降下一層淺白半透明的紗。是的,她最常給予我的正似如此,如同神諭一般,一次次聖潔又美麗的驚喜。

5 comments:

晚 said...

空到你離開. 我都還未曾過來, 哀

jeremy said...

而人就這麼自然地被城市包覆在她的流動之中
其實她是什麼也沒有想的
像接過新生兒般 捧下妳在她的故事裡
她未曾預期 卻包容與餵養了所有

妳進入 然後妳離開

回頭睜睜著看 眼睛一逕的閃
亮晃晃的日光柔軟地覆蓋出她的聖潔與美麗
如妳所說 是神諭

在那裡
永遠即是永遠。

OX said...

J,
城市睜著她巨大的眼,卻毫無動作
任人與車與自然在身上來去徘徊

她低眸望進這一切,也無話語
這亙古不變的老城,這照見永恆的光影。

晚,
我只是走出這城,去了隔鄰的現代,妳仍然可以來玩~

Anonymous said...

I wish not concur on it. I over polite post. Specially the title-deed attracted me to review the sound story.

Anonymous said...

Easily I assent to but I dream the list inform should have more info then it h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