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Moving out




這城,這城裡頭的人們,古老的建築,無聲的夜晚,早晨鳥鳴與鐘聲旋繞的空氣,午後時來親暱的貓咪,明淨的光線,白牆木質公寓,四年深刻又寧靜的修行..

這是最後一夜,大家晚安,再見。

--
The End is relativ another beginning.

2 comments:

pure said...

dear

妳灰色的衣服住在我的衣櫃裡

跟著我搬到新的住所

那夢幻似的老房子留給下一個有心人

現在是高樓好風景

還是喜歡等著妳來

OX said...

Dear Pure,

妳搬家了。

不論如何
以曾經被遺忘的灰T作為再訪妳的理由實在太過薄弱
妳與妳家的特有氣息想必到哪都能美好
等我回家必再訪。

等我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