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4, 2009

關於未知與城市



結束打掃,午餐,端起手中溫熱咖啡,打開四方大窗,一時之間喧囂入耳。

城市的聲響到哪都相似,若不探頭看清,你大可恣意地想像自己身在台北、上海、東京、紐約..。車聲、人聲、四方厚牆也提防不了左鄰右舍的聲息,人與人的距離咫呎而已。幾乎是毫無選擇性,與視覺相比,聽覺往往更為客觀也誠實。即便鄰舍聲響與窗外車流聲已擾人不斷,我仍貪想20~20000Hz的人類聽覺能力以生物而言實在是太狹窄了些,如果我能擁有蝙蝠的聽覺呢?是否也能聽到氣味的流動或甚至靈魂之間的交談?

若要試圖聽解地更仔細,總也有某種持續的低頻從腳下傳來,像從地底深處透了地表來到高處這裡。以為是眼前這部龐大的城市機器
運轉所發出的低鳴嗎?還是抽水暖氣空調系統加電器林林總總雜音? 50Hz。聲學教授說。你們都別說話專心聽,這是每棟建築皆具有的空間低頻。

記得離開呂北克最後一天波蘭籍管家Jan的告誡。
到了城市可不比鄉下,要小心壞人很多喔!以此話作為告別,明明是年過三十未嫁該被拖去掃街的年紀(註),卻把自己說得像是個涉世未深的孩子那般。想他這四年不時換燈換鎖整修電器到最後搬家處理樣樣無微不至的對待照應,讓身為異國人士的我內心無限感激。

終究是離開了!四年之後。

我來到了城市,卻無法習慣城市裡無處不在的噪音。我開始聽不清古典音樂電台播放的曲目,尤其是那類單純精緻的小品。也不時懷念呂北克的極靜。50 Hz?已記不得那清靜的呂北克公寓是否也發出這樣微迷的聲息?

到底經過那樣靜態又悠長的四年讓我獲得又失去了些什麼?除了當下我什麼也無法知曉。肯定的是某部份的自己的確撤頭撤尾地變了。至少,再也不是當初所預想的那樣。

正是這四年經歷讓我放下原先已知的期望,走上一條通往未知的道路。

想想自己也真像是個孩子,原來還需要某種未知的期待哩!像似在下了某個堅定的決心之後,將自己緩緩從桌上拾起,再毫無表情放進一個神秘的魔術盒裡。喂!闔上蓋子之後,妳就再也回不去囉!有個聲音好心地提醒著我。我清楚的,就讓我把蓋子蓋上吧!堅決地闔上了蓋,盒子仍不動聲色到底會變成什麼呢?躺在盒裡頭的我與盒外的都相當好奇。是這未知,就是這未知!這讓我擁有了新的可能!不論如何,心又開始鮮活地跳動了。

也因此我所失去的,再也不可去想了。


迎面吹來了風,臨海城市的風冰冷非常,我繞緊脖子上的羊毛圍巾。這囝仔細漢丟特別驚冷! 媽說完這話總為我畏縮的頸項遞來她的溫熱手掌。像媽那樣四季皆熱的體溫我非但沒遺傳到,卻得了相反的低血壓體質,這種體質實在是不適合生活在這樣陰暗凜冽的北德啊!但如果說出國是為了天氣,恩,出國當然不是為了天氣,否則該去希臘南法義大利才是。 而這不就是來了,且又無法離開了嗎?

早晨微光之中細碎夢見遠行前的片段光景。那天剛好是中秋,家中人個個忙著過節,烤肉採買歡鬧必須。來客眾多,只被交代要上機場呼喊一聲爸媽抽空載妳。我連續三四天關在房裡忙著裝載行李與各項尚未完全理清的事務。窄小房間開了盞昏黃的燈,單人床上躺著大學時飼養的貓。
粉紅淺色床單散佈大小心型,適合十七少女的青春洋溢,並非是我的選擇。貓渾身癱軟趴在床上,整日呼名不應不理,想是理解了將來的離別而決心與我賭氣 -- 媽說貓在我離開後整天沒出臥房一步,兩天之後意興闌珊走出房來,扒吃幾口飼料才逐漸恢復了元氣,卻在兩年後的某天離家失蹤,再也沒能找回家來。

我所失去的,再也不可去想了。


追不回的實在是太多了,如果要說
失去距離的確讓人無能為力。不只有心愛的貓,父母臉上漸增的歲月,無法參與的情誼,故鄉的四季...。而我到底拿這種種替換了什麼? 

換得了什麼呢?

一個
未知,具有無限可能的未知

即使早已不想冒險,卻也決心不願無意義地虛度人生。即便心態上是如此這般地矛盾,也請義無反顧地走自己該走的路吧!

風實在是太冷了,我關上窗,繼續貪看窗外街景。
眼前有川流的車群,市集上每逢週末便群集廣場架起一簇簇純白帳篷營生的果菜攤販,行人臉上慘白結霜行色匆忙為了將來的節日而奔走著。零下五度。嘩!這麼一個巨型冰凍的城市。

這感覺令我熟悉,這樣的繁雜氣味與步調,噪音與樣貌...

是。
城市,我回來了!

帶著身上僅有的未知,來到了另一個新的起點。


--謹記這09年的冬季--



----
註: 此為北德傳統,年過三十男女會被親友強迫身著奇裝異服臉化醜裝上街持竹掃帚清掃滿地的金屬瓶蓋,路人經過可將主角好不容易清掃集中的瓶蓋故意踢散,或對其大聲指點譏笑,內容多為詢問為何年過三十還沒嫁娶啊,或是任意玩笑言語攻擊,如此搞笑不斷直到有位年輕異性自願前來施吻解救,才得以化解掃街詛咒。

1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應該是20-20000Hz :)))

OX said...

細看的確少一個零啊..

謝謝你,陌生人。 :)

老頭 said...

祝你虎年行大運, 平安,健康, 快樂

OX said...

老頭,

謝謝
也祝你新年快樂~ ^^

chanchan said...

祝新一年安康喜樂!

cywmk2 said...

看完這個傳統真是讓人哈哈哈XD

OX said...

所以德國人偶爾還是有一些些幽默的。(一些些..)

cywmk2 said...

聽起來很不滿的樣子:P 滿喜歡你的照片的,慢慢亂逛中

OX said...

慢逛喔~
要茶說一聲 ;)

cywmk2 said...

竟有茶水服務?!小姐~(翹起二郎腿

OX said...

來啦~(飄)
我說這位客倌,咱家可是賣藝不賣身
(奉茶)

cywmk2 said...

這服務也忒迅速(驚)哈哈哈!下回真該聽聽你的曲子